深夜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一束火花相赠 > 202章 打算(二)
    “阿妙,你是身体不好吗?”闵西里十分意外,她不知道怎么来安慰李云妙,因为李云妙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,对什么事情都不抱有幻想。

    嫁人也是别人安排,说嫁也就嫁了,似乎甘心当这样一个随波逐流的人,但是世界上,她却十分肯定与鉴定得说出自己不会有孩子这样的话,

    闵西里的心微微一痛,她对自己怀孕这样的事儿心里是偷着欢喜的,虽然她不打算马上告诉李云妙,一是才怀上怕不稳定,二是担心怀着裴家的孩子,被有心之人计算。

    李云妙连忙摇了摇头,似乎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:“对了,我听说提督每月十五都会去庙里拜拜,有这事儿?”

    “倒不是每个月,不过有这个事情,怎么了?”闵西里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和李云妙畅谈人生的时候有种很憋闷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云妙躺了下去,似乎准备和闵西里同床而眠了,闵西里关了灯,将食梦貘小心仔细的放在了枕头边上,只留下一盏床头灯,不是很明亮,但是看起来很温暖。

    “你看,就像提督那样有本事,有想法,又运气好的女人,也会去庙里安静安静,求求心安。也许她不信命,但是她一定也需要安静,我们身边看起来都挺热闹的,但是我们知道,我们只有我们自己。所以大家都很羡慕你。”李云妙侧着身子,看闵西里听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在灯光之下她的五官很柔和,眼角那颗痣十分艺术。李云妙想,裴睿原来每天都是这样看她的,她自己知道自己是假温柔,而呆在闵西里身边,是真的柔和得感觉人世间真好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羡慕我呢?”闵西里笑了起来:“难道是因为裴睿?”

    “大部人是这样认为的,三哥对你好,把你放在心。我从小跟在三哥身边闹,看多了他趋利避害,或者是为了更重要的事儿放弃自己,虽然每一次看似都是他的选择,但是我相信他不选的话,两样都能兼顾的。比如说他其实可以弹钢琴,但是他却再也没有弹过,因为他要留出更多的时间给他的工作。只有专注才能做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闵西里没有想到原来放弃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,她歪着头对李云妙说道:“其实裴睿也放弃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这件事儿哪怕是提督她都未曾讲过,如今愿意讲给李云妙听,也是知道李云妙拿她当做一个交心的人:“我和裴睿在法国认识的,这个你肯定知道了。其实当初他离开法国,我请求过他带我走的。但是那时候是因为我在感情里受了伤,铁了心的要拿裴睿去气我当时在乎的人,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,他那次走竟然再也没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闵西里知道自己当时的幼稚和不理智,甚至是有些卑鄙:“后来我回国,其实来找他帮我的时候他其实也可以拒绝,不过他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伤了三哥的心了,我还真有些佩服你了。不过说到底你就是仗着他喜欢你,可劲儿欺负他。上次不有个女明星拍了和三哥的绯闻照想炒作嘛,结果炒糊了现在被封杀了。”李云妙没有想到闵西里将曾经的错也告诉她,原来她们之间已经如此的熟悉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现在特别后悔,我孤家寡人一个,如今有了裴睿我特别珍惜。希望这次裴家能够没事儿,裴睿本来还说等你婚礼结束以后,和我一起找个安静点的山里去住上几个月呢。”一聊到裴睿,闵西里就笑了起来,白天睡得太久,她也不困。

    但是李云妙似乎也不困,不知道是不是生物钟就这样。两个人后来又聊了很多,李云妙跟她讲着裴睿的小时候,讲着和裴云音的矛盾,讲着曾经被大姐训三个月都不敢去裴家的事儿,最后竟然聊着聊着就讲到了王兆一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很羡慕你,你说哪个女生不希望能够一生一世一双人呢。若是王兆一好好的心疼我,我其实也能爱他敬他听他的一辈子。然而他当我简直就是婚姻的合伙人。”李云妙长叹了一声气:“你说这样的话,我没办法和家里人说,也没办法和二姐说,她自己都处理不好。今天和三哥聊了聊,他让我快意人生。”

    裴睿劝所有人都快意人生,包括闵西里,但是却唯独他自己不劝自己快意人生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王兆一吗?”闵西里终于问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李云妙认真的想了一想:“不知道,说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,我就是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甘心的话就去争嘛。”闵西里说道:“你看看你三哥,还有提督,尤其是大姐,他们才不是认命的那种人呢,一辈子太短了,你想做什么,就尽量去做,不然的话总觉得遗憾。”

    闵西里没有想到她有一天会把裴睿的话当做人生信条。李云妙久久的没有讲话,明明是她刚才来说服闵西里的,结果一席话聊下来。

    发现闵西里是个非常聪明且有技巧的人,不过想想也是,如果她不是这样的人,又怎么会让裴睿如此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“西里,明天你裴睿我看看王兆一好不好。”李云妙说道:“我刚才想起来我好想从来没有主动去找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闵西里笑道:“希望明天雪下小一点。”

    也许夜晚本来就适合谈心,也许谈心并不需要什么很重要的事儿,能有一个相信的人聊聊心里话,不论说的是什么,都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云妙看已经快凌晨两点了,关于裴睿的第一个孩子会过继给裴鸢的事情闵西里至今不知道,李云妙想要帮裴睿问一问他的态度:“西里,如果三哥有一天伤害了你,你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闵西里本来想说不会,但是转念一想,自己曾经也以为自己不会伤害任何一个人:“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,我相信裴睿肯定是由他的身不由己,他肯定也想过了很多的办法来避免对我的伤害,避免不了我相信他受的折磨不会比我受的伤害要少。”

    李云妙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云妙扪心自问,王兆一永远不会成为裴睿那样的人,而自己也不会像闵西里那样的聪慧与善解人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