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浪打桃花 > 第四六二章
    大江之下,蕴藏无限,人的世界,神的世界,又有几人能够分辨,即便你真的到过大江最底层,却也不一定能够进入神的世界,信不信由你,不过,江白却是非常相信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神的世界,大江里面为何会有府邸,府邸里面为何有那么多神奇的景象,还有那么多神奇的变化,因此,江白始终坚信,这里是和人世间平行存在的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在听到吱吱声之后,立刻睁开精目,对着晋元胸上的匕首射过去两道寒光,寒光射到了匕首上,立刻发出了轻微的**之声,江白深知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,于是他凝力、弓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先是听到一声叹息,接着插在晋元心口窝上的匕首立刻腾空而起,射向了天棚,江白几乎是跟着匕首同时飞了起来,就见他轻展长臂,双脚在半空中一蹬,瞬间超过了已经快要射进天棚的那把匕首。

    再看江白,张开右手,看准匕首镶着蛇皮的刀把,稳稳当当地拿住了还想向上飞的匕首,匕首到了江白的手中,他才感觉到这把匕首很不一般,因为他拿到手上先是感觉足有千钧重,接着又感觉有一种煞气直冲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煞气到处,江白感觉手臂发麻,眼睛有些发黑,眼看着他就要拿捏不住这把匕首了,就在这紧要关头,关键时刻,江白猛然吸了一口气,发出了龙吟之声,接着他扬起拿着匕首的右臂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曼妙的弧线。

    弧线起,黑光闪,顷刻间,黑色的弧光落地,和地面上的蓝色之光和红色之光交相辉映在一起,再看江白,一只手的手掌上翻,作出托天之状,一只手按地,作出接地之态,随着蓝、红、黑三道弧光的消失,他宛若天人般地巍然屹立在水晶床上,手中却不见了那把匕首。

    这时候,江白感觉自己上可以接天,下可以连地,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倏忽间,江白感觉自己也消失了,就好像自己的真元出了窍,飞向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,哪里有一块巨石,上面绑着一个美丽的小姑娘,似乎在等着他去相救。

    于是,他飞了起来,是那种轻飘飘的飞腾,却又有些不像,直到他觉得飞到了一块巨大的大石头上方的时候,他才发觉,原来是那把匕首在带着他飞,等到他看到有一个美丽的少女被绑缚在那块大石头上的时候,整个身心立刻翻腾起来,他要去救眼前的少女,就在这时,他耳边却响起了一个极其轻微,极其细弱的声音,细听之下,那个声音又好像不是在他耳边响起,似乎,是从他心头响起来的;“你可要想好了,你救了她,你可就不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虽然响了起来,可是,江白却看到那个美丽的少女被江水冲地上下翻滚,眼看着就要被浪涛卷走,江白还在犹豫,为何,这是为何,为什么我救了这个少女我就不是我了,就在这时候,他抬头看到一条巨龙张开血盆大口,马上就要吞噬那个少女,这还了得,救人一命,生造七级浮屠,江白在也顾不得别的了,他大喝一声,挥舞匕首对准那条巨龙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江白挥舞匕首刚刚靠近那条巨龙,却见那个美丽的少女一个鹞子翻身,来到他面前,瞬间,巨龙退却,绑缚少女的绳索断开,这时候的江白刚想对着少女喊,你快点跑,快点离开这里,这里危险,无奈,他却喊不出声音来,这是为什么,情急之下,江白才感觉到,此时此刻的自己已经是热血沸腾,五脏六腑和全身的脉络再一次开始燃烧,在燃烧中他分明感觉自己的身体起了异样的变化,本来应该鼓起来的地方消失了,下面还长出了什么东西,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他不解,也让他害怕,甚至于让他困惑,此刻,也许只有他本人知道自己的身体起了什么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江白开始困惑,开始烦恼,就在他困惑不已,烦恼异常之时,猛然间才发现自己还站在那张水晶床上,只是刚才还攥在手中的那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不见了,此时的江白已是两手空空,这却如何是好,该如何向蚌娘娘交代呢?江白似乎又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江白又多了三分困惑和七分无奈,就在江白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却见蚌娘娘已经飞身来到了水晶床上,她先看了一眼江白,随后安慰道;“匕首不见了不要紧,到时候它自会出来,听了蚌娘娘的话,江白这才多少有些安下心来,他再看蚌娘娘,就见她迅即从怀中拿出那株紫色的绛珠草,插进了晋元的刀口里,看到这一幕,江白又是一愣,难道说,他取回来的绛珠草就是为了插入晋元的伤口里面吗?

    蚌娘娘为何要这样做,绛珠草到底是干什么用的,江白固然不知道,可是,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,不过,此时的江白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,虽然对于自己身体内部的变化,他还是不理解也不明白,还有手中的匕首消失的时候自己为何毫无察觉,无奈,在想这些已经毫无用处了,他只好学蚌娘娘的样子,附身蹲到晋元的身边。

    蹲到晋元身边的江白,接下来又看到了更加离奇的一幕,他见躺在水晶床上面的晋元,脸色蜡白,从刀口里流出来的鲜血,已经被那株绛珠草吸食的干干净净,那株紫色的绛珠草已经变成了紫红色,然后,又开始一点点融化,融化过后的绛珠草进入到晋元心口窝的伤口里,片刻的功夫,奇迹出现了。

    江白先是看见晋元的伤口竟然在一点点愈合,也就是不大的功夫,再看晋元的前胸,哪里还有一点伤口的痕迹,江白有些称奇,却又觉得不算什么,反正那棵绛珠草派上了用场,而且这株绛珠草还真的十分神奇,江白觉得他亲眼目睹了这一切,也就足矣了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看到晋元依然是双目紧闭,毫无生气地躺在水晶床上,心中又泛起了疑惑,原来他以为,随着他伤口的愈合,就会清醒过来,却不料,他依然是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就在江白疑惑之际,蚌娘娘开口说话了;“走,阿白,我们出去,会会那位小龙女。”

    听了蚌娘娘的吩咐,江白有些疑虑,他只好指着依然躺在水晶床上昏迷不醒的晋元问道;“这位公子怎么办,我看他好像还没有苏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蚌娘娘听到江白的询问,立刻说道;“你摸摸他身上是凉还是热?”

    江白见蚌娘娘让自己摸躺在水晶床上的年轻后生,立刻怀着好奇心伸手去摸晋元的脸,手到处,冰冷彻骨,害得江白手一哆嗦,立刻又抽了回来,口中连连说道;“好冷,好凉,如同冰人一般。”

    蚌娘娘听了江白的话,点点头,说道;“这就对了,他还要躺上三日,身上的体温才能一点点恢复过来,所以,我们就让他躺在这里好啦,当务之急是要会一会那位小龙女,看看她到底是从哪里来的,又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就在说话的功夫,蚌娘娘领着江白已经走出了洞府深处,来到了那条水晶走廊里,此时的江白是满腑疑惑,满脑子问题,他跟在蚌娘娘身边,几次想提问,却都被蚌娘娘给制止了,眼看着他们来到了和小龙女见面的那堵水晶墙边上,江白不由得朝外面看了一眼,却见那位美丽天真的少女依然紧紧贴在水晶墙的外面,朝里面看着。

    外面的少女看到江白和蚌娘娘走了过来,立刻绽开笑脸,对他们招手,看到少女对他们招手,江白也忍不住对着少女挥动双手,作出让你久等了的手势,孰料,就在江白的手势刚刚作完,墙外面的少女却做出了一个拥抱他的姿势,江白对这个少女的举动有些不理解,就看了一样身边的蚌娘娘,却见蚌娘娘也和他一样,脸朝着墙外微笑着打量着眼前这位隔着一道水晶墙的少女。

    这时候,江白再也忍不住了,他开口问蚌娘娘;“蚌娘娘姐姐,从前的时候,你见到过他吗?”

    听到江白的询问,蚌娘娘把脸扭了过来,不过,却没有回答江白的问话,反而是不着边际的对着江白说了一句;“你对着水晶墙好生看看自己的面孔!”

    水晶墙里,是一条甬道,透过水晶墙能看到流淌的江水,偶尔还会游过来成群结队的鱼儿,贴着水晶墙摇头摆尾,似乎想要钻进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,也许是想到里面来寻找食物,总之,每一群游过来的鱼儿都会在水晶墙边上流连忘返,直到卷过来一道道涌浪,它们才会游走。

    这般景色本来就十分吸引人,让人流连忘返,不忍离去,再加上在江水里,紧贴着水晶墙还站着一个美少女,让谁都会觉得这实在是良辰美景奈何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