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小说网 > 玄幻奇幻 > 我的房子穿越诸天 > 120 剑身
    暗渊之中,房小明向后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一团明暗难辨的光,从下方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最终形成一道浅灰的光柱。

    直接穿透了上方的暗渊夹层,穿透了暗渊间隙,直冲上天。

    正盘坐在木屋中的黄玉远一阵心悸,从木屋中一步跨出,直接就看到了那恢弘浩大的浅灰光柱,整个人呆滞在当场。

    犀角山,光明顶,闭目修行的罗浮生睁眼双眼,向着暗渊所在的方位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道道空间波动,以光柱为中心,不断的向着周围辐射,就像是再明显不过的风,吹拂过罗浮生的头顶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都仿佛在剧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一尊尊闭关不出的半仙,统统走出山门,遥遥看向光柱所在的方位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哪怕是岁河殿的半仙,也仅仅在口中呢喃,【未来看不见了……看不见了……】

    刚刚登上天外天,还没有开始行动的宫永歌一行人,在踏上天外天的土地的瞬间,就感觉到了天外天的剧烈震荡。

    轰鸣声开始还不明显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嗡嗡的剑鸣之音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下过雨的天外天,就在众人的震惊中,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。

    烟雨朦胧,视线模糊,脚下天外天的大地震荡不停,耳边那嗡嗡的剑鸣越来越响。

    一种恐怖至极的威压,从天外天的核心迸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被动感应着天心的宫永歌,惨叫一声,一个踉跄摔倒在地,正想爬起,却被这恐怖的威压,压得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天外天陷入了古怪的安静中,只能听到雨声、风声、地面震动的声音、以及不知从哪传来的剑啸鸣音。

    剑鸣之音越来越响,响到某个极致之后,声音近乎于无,但横压下来的威压却越发恐怖。

    此时,整个天外天就找不到一个还能站着的生物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姜一森趴在地上,手指都无法动弹,只觉得那像是无数把利剑针对的刺骨威压,像是一根根无形的钉子一般,将他钉得死死的,连眼珠都无法转动,思想都近乎禁锢。

    乔艺声甚至有种自己被穿透了,即将就要挂掉了的错觉。

    几小鬼,就更不用说了,要不是威压禁锢作用,没准他们已经全部都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唯独还能动的,也就只有一同而来的晏蕙了。

    魂武之力覆盖全身,勉勉强强抵抗住了一定威压,可即便如此,她能动的,却不是身体,只有眼睛。

    顺着威压迸发的方向看过去,晏蕙瞳孔几乎要缩成一个点。

    她看见了什么?那是一个剑柄?把手?还是别的什么虚影?

    那虚影太大太大,几乎笼罩了天外天的中心全部范围,幸亏晏蕙等人还在天外天的外围,距离够远,摇摇看去,勉强能看出那虚影的轮廓。

    正是一根剑柄的模样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东西?仅仅只是看了一眼,晏蕙就心悸得厉害,有种随时随地都会挂掉的感觉,比之前威压的威慑更要厉害数倍。

    接大愿数息之后,万籁俱静,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所有生物也同时失去了听觉。

    接着是视觉。

    最后是触觉。

    这种宛若掉进了无间地狱的感觉太过诡异恐惧,虽然仅仅持续了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,也足以在所有感应生命的心灵之上,留下深深的烙痕。

    然后就一声清脆而又足以让人肝胆俱裂的锵!

    宛若利剑出鞘之音。

    霎那之间,雨雾具开,那漫天的烟雨,竟然无形之中划为两半,两边有雨,唯独正中一道漫长的裂隙一直延伸向远方,竟都无法看到尽头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锵,那贯穿天地的浅灰光柱顿时有了剧烈的变化。

    从光,渐渐变成了实物。

    宛若一道连接天地的高塔,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展现在所有人面前。

    黄玉远目瞪口呆,他怎么也没想到,那恐怖的光柱竟然还能有所变化,简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光柱刚变,离得最近的他,就感觉到了一股的森然之气,那是剑气?

    若非黄玉远境界够高,只这么一下子,他大概就得僵在当场,甭想再动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他也感觉到了大恐怖与大威能,就像是一只蝼蚁,从平面的世界中跳出,发现了更广阔的世界的同时,也感觉到了无可抗拒的恐惧。

    那是对未知的恐惧与好奇相互交织作用下,才产生出的奇妙情绪,让人退却的同时,又能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按常理而言,黄玉远应该退去,可真要这么退了,他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于是他一咬牙,心中一横,直接在原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刚坐下来,那变成实质的光柱,就再次散发出一波锐利刺骨的剑气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坐得及时,怕是会被当场摔倒,再也甭想站起来。

    而远处,犀角山上,站在光明顶的罗浮生的视角,就比黄玉远要大多了。

    因为离得足够远,所以光柱化为实体后的模样,罗浮生也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那分明就是一把剑的剑身!

    哪怕看不到剑尖,看不到剑柄,罗浮生也能十二分肯定的作此判断。

    只是,这贯穿天地的巨剑,如此巨大,如此不可思议,究竟又有谁,能拿得起这把巨剑?

    就在罗浮生感到震撼,词穷无语的时候。

    天空的太阳突然就灭掉了。

    天地为之一暗。

    只有那贯穿天地的巨剑剑身,散发着莹莹寒光。

    寒光开始仅仅犹如月光,但随着天地黯淡,寒光却开始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最终亮到不能直视的程度,化为一道足以横扫天地的光线,从巨剑剑刃中脱离而出,直接对着原本太阳所在是未知投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剑光冲日,远远看去,犹如洪荒神话。

    天地震动,世界静默,只见空间波纹在剑光的周围不断的环绕、散逸,密密麻麻的光芒碎屑,从天空中洒落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这巨大的响声,哪怕是身处暗渊的房小明,也听得清清楚楚,甚至被震得心神浮动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他完全没有心思去管这声音就究竟为何。

    在他的面前,一点大到不可思议的剑尖,正对着下发的超微型世界,仿佛下一瞬就会落下。

    而就在剑尖的尖芒之中,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缓缓的浮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房小明心神震动,有些口干舌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