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后小故事

诈尸的二叔

时间:2016-03-28 11:52:48 来源: 网络 点击:
ad111

人死后,会诈尸吗?这要换做是以前的我,打死都不相信会有的。

大概是在三年多前,乡下,亲戚王二叔死了,承蒙小时候他对我有过多的眷顾和宠爱,所以他在我心底里的地位也是很深很深的。二叔,我最慈祥亲爱的二叔,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殁了,我哭得很伤心很伤心。

葬礼办的很是体面大气,再加上二叔家是做海鲜干货生意的,家里有钱,所以饭桌上各色菜肴那是一应俱全,大家哼哼咽咽完事之后便开始大口畅饮大口嚼肉,很是喜气洋洋,仿佛二叔死了和他们无关一样,我很伤心,也几乎没吃得下什么东西。

我们这边乡下人死了是要放堂屋里的,乘着他们吃饭期间我又跑过去看看二叔,水晶棺材里的二叔还是那般慈祥和蔼。二叔啊,我是英子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,英子舍不得你啊,你走了我可咋办啊......我哭的肝肠寸断,小时候的一幕幕在眼前划过,想到如今和二叔天人永隔,此刻我的心也正如刀绞般难受。我家的狗黑子(我家养的黑土狗,带过来吃饭桌上的剩骨头的)这时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过来了,伏在我的脚边上一动也不动。我哭着哭着忽然黑子炸起来对着棺材头大吠起来,尿也撒的到处都是。我打了它的头,大叫:狗黑子,瞎嚷嚷什么啊,想把我给吓死啊。黑子见我打它便对着我一阵哀嚎,腿也在不停的发抖,我想到黑子都这么大的狗了,平日里也从来不会被吓成这样,便回过头看了一眼棺材想一探究竟,结果这一看吓得我差点一趔趄,我看见二叔的眼睛早已睁开,眼珠子烂成了俩黑洞,而且面部狰狞,对着我笑,嘴巴咧的都扭曲到脖子那块了,我连爬带滚地从堂屋跳出来爬到饭桌位置上。

好多人在边聚在一起吃饭,这使得我胆子稍微大了点,于是便故作镇定跟个没事人一样连续喝了两大碗汤,滚烫的汤此刻我喝起来那就感觉在吃冰一样,一下子寒到了心底里。咱妈问我,大英子,咋了哈,啥事儿啊喝个汤喝成这样啊?我好想告诉咱妈我看到了什么,可是记得老人家说过,碰到阴秽之事要做的便是牢牢管住你的嘴,不然鬼出来了第一个害的便是你。我便说没啥事儿,大概是着了寒了,等会我回家睡一觉就好了。妈以为我因二叔走了伤透了心,也便再没多问什么。

事后我果然大病一场,这是后话。那天一整个下午我就如同被抽丝了一般浑身无力,因为没有力气跑回家了,于是便在二叔家浑浑噩噩地睡了半天,梦里梦外都是二叔,一会儿梦到二叔依旧和小时候一样走回家对我很好,给我糖吃,一会儿又梦到二叔变成鬼了在那儿大口大口嚼东西吃,我跑过去一看,二叔嚼的是我家的狗黑子,看到我一靠近,就忽然咧开嘴对我笑,下巴颏都笑掉下来了......

晚上我起不来吃饭,妈来叫我了,后来听吗讲我那时候脸红唇白,一副要死了的样子,我妈马上知晓不对劲儿了,疑似二叔知道生前我俩最好便缠上我了,于是便咋呼呼冲出去把一里地以外的张麻子婶儿给叫来了,张麻子婶儿使我们这里的神婆子,一辈子未婚配,做的尽是鬼生意,靠祖上小技艺谋生活。

麻子婶儿没有进我二叔家大门,让我妈把我背出来。我妈问,大冷天的还下着小雨,娃儿吃得消哦。麻子婶儿说,丫头没啥大事,只是着了鬼的道喽。咱妈放心了,把我背回了家里,二麻子拿了一碗黑水让我喝下,弄个根柳条藤儿拍了我半天,我终于醒过来了也慢慢有了力气,二麻子婶儿去了我二叔家一趟,一回来就看到我妈抱着我直哭。

作者寄语:鬼魅有没有这一直是大家在争吵议论的一个话题,你可以不信,但千万不要言语或动作轻薄于它,小心惹祸上身。


ad2222
热点文章
ad333333
推荐文章
ad_bbbb
ad_ccccc
ad960x90